我把2019一脚踢开

作者:马秋梅发布时间:2020-03-29浏览次数:10

  躺在2020的春风里,闭着眼,青草悠悠,白云同蓝天共舞,迷了游人的眼。春风拂过故人的脸庞,一拂便是一年。

  2019,原是我手中的一把沙,可以任我搓圆捏扁,可现在回想起来,却多了几分白云苍狗之感。天上浮云似白衣,斯须变幻为苍狗。现在并没有如我规划的一般,它多了几分凌厉与迟钝。2019,是有遗憾的一年。

  同大多数高考学子一样,我不是什么天才,更没有什么所谓天分,我很平凡。但平凡的外表之下藏着一颗不甘平庸的心,梦的路程很遥远,可那却是一个少年全部的赌注。小小的眼无不透露着大大的野心,那是追梦之路。她说:她要考军校,这是她从小的愿望,现实是一把锋利的刀子,嗤笑着那些自不量力的人。南方的小姑娘啊,你小小的身躯如何承载那巨大的能量!后来,她想去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城市。

  那个年轻的战场承载着无数少年的梦,人在左,梦在右,梦与现实交织相随,多少人梦圆了,多少人又梦破了。古往今来皆是如此,在科举的舞台上,有人因此而春风得意,就有人因此而一蹶不振。而我是后者,期望值再一次被那现实狠狠一击,直落深渊。

  逃避着现实的藩篱,困兽在醉酒中歌舞,微醺的酒伴着九月的风,少年又一段路程开始了。离别总是在九月,炽热的光为我把前程照亮,远方,依旧有我的行囊,我将它往肩上一放,从此又是另一个我。远离了故土的我是另一个地方的新人,与我分手了的他和他们痴痴相望。

  凤凰栖身于梧桐,把家的韵味紧紧包裹其中。而何处是家,家又在何处?九月,南京的梧桐长得极好,光线在树叶的夹缝中求生存,而此时的故土,是阴雨绵绵的沉郁顿挫,更是离人的万卷情丝,绾一个发卷,剪下,是时针分针在耳边缠绵悱恻的情话。

  许多人,许多话并不能完全相信。稚童学垂纶,未知深浅,时间把一切教科书式的教育剖析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大学并不是象牙塔,这是我的第一印象。那些老师们曾经说的话,原来并不全是真的。我想要渡过河到达对岸,可我还没有学会如何游泳,就被迫开始了一场旅程。溺死,这是最坏的结果。我要如何做,可否借助工具?是否有人帮我?我不知。但也知道,一个人的路,其实在他知道他要渡河的时候便开始了,从来就不是你有了十足的准备,它才开始。

  后来,我学会了泅水,姿势再怎么难看,我还是过了河。喜欢与坚持从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要喜欢四年甚至更多。我得在其中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乐章,把那一个个跳动的音符,奏响奏亮,连谱成曲

  过往不问是非,未来依旧可期。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,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我把2019连同那些不美好的曾经一脚踢开,她说:未来,还得向前看。

  未来,还须往前看。

   (作者:你好,少年,早睡早起。——2019级汉语国际教育七七小同学(马秋梅)